热门小说 > 言情小说 > 原配 > 正文卷 第71章

正文卷 第71章(1/3)

推荐阅读: 他的小草莓 圆缺 重生之深度控制 星辰恰似你璀璨 快穿之我成了男主的外挂 娇妻还小,大叔宠坏了 他最野了 快穿之女主苏且甜小说 生命唯一的光尹初顾尚祺 昏嫁 综快穿之炮灰男的逆袭 御前新赐紫罗裙 小清欢 第二根肋骨 沅宝的幸福六零年代

    小雨淅沥。



    苏雨慢慢地走,任凭雨水打湿自己,如同一抹游魂。



    路边过往的人们间或地有人对她指指点点,可惜谁也没有说过去递上一把伞,或是投去关心的询问。



    不是世道已无人情,而是全身血红的苏雨,太过糁人。



    有些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动了匡扶正义之心。



    “唉,看那样子,是不是杀了人?”



    “有可能。哎,那儿不就是一警察局么?咱们把她押过去?”



    “成!——不过,你看她……她好像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她自己走进了警局……”



    时候并不晚,可是百无聊赖的公务员小警察们已有些昏昏欲睡。



    一人看见苏雨走进来,先是被她雪白衣衫上染着的鲜红一震,再看出进来的是一个纤弱纤弱的女孩,不由露出笑容道,“小姐,要报案?有人欺负你了吗?”



    苏雨轻笑,“你误会了,我来自首。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警察一怔,完全没有理解,“自……自首?”



    苏雨恬淡一笑,“是,我杀了人。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咣当——”正在倒水的另一个小警察打翻了水杯,也顾不得收拾,冲了过来,“你你……你说你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我杀了人。”



    两个小警察对视一眼,而后异口同声地对苏雨道,“小姐,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


    苏雨笑笑,“我确实杀了人,那个死者的名字,叫曾凯,我身上的血迹就是他的,你们可以做个血液检查,一测便知,对了,这是凶器。”



    苏雨拿出那把仍占有血迹的匕首放在了桌子上。



    两个小警察瞪圆了眼睛,却是谁也没有动弹一下。



    苏雨看了眼他们,“现在证据都在这里,如果你们两个无法受理的话,我会在这里等你们的长官来受理。”说完,径自走到一旁的等候椅上坐下,表情一直都是那么随和而平静。



    小警察们你杵杵我的胳膊,我踢踢你的腿,谁也不率先表态。



    “喂,你说,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

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

    “我是问你的,你怎么反过来问我了?”

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像,你看,这血衣、凶器,都有,谁会吃饱了没事干地自首玩呢?除非她是神经病,可是,她根本就不像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唔,可是,她柔柔弱弱的,那哀伤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受害者,我估计,应该是被那个叫曾凯的男人强暴,正当防卫吧。”



    “对对对,一定是!——曾凯?曾……凯?……曾凯!”



    一个小警察惊呼一声,“她说她杀的人是曾凯?那个曾凯?”



    另一个小警察也抽搐嘴角,“应该……只是同名同姓吧。”



    这时,苏雨抬头淡淡地笑了笑,“你们没说错,这个曾凯,就是你们心里想的那个曾凯。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乖乖,那可是豪门人物,而且跟他们警局都关系匪浅的,如果没记错,前阵子在监狱里“越狱”而死的素振威就是曾家下了暗命令,——密杀。



    这个纤弱的女孩能杀得了那个人?



    警察们不信,可是,当话题扯入豪门,这个端坐椅子上的女孩似乎眼熟起来。



    哪里见过呢?



    两个小警察的脑子里闪过同样的心思。



    “啊!你是……”某个小警察突然惊呼一声,下一瞬便掩住了唇,用着微乎其微的声音颤道,“你是沈氏总经理的夫人……,苏振威的二女儿……”



    这下一直被质疑的杀人案件似乎有了名正言顺的动机。



    为父报仇啊……



    “爸,杀了我,杀了我!”曾凯躺在床上,不停地哀嚎。



    曾玉强老泪纵横,“阿凯,忍忍,再忍忍。——阿朔,你是怎么回事?阿凯怎么还这么痛?止痛药、麻醉药都不管用的吗?”



    僵尸杨面无表情地配药、手术,“老爷,药量不能再大了,少爷之所以痛苦,不是因为身体。”



    曾玉强狠狠地砸向一旁的茶几。



    是啊,他又怎会不知道?



    曾凯向来自诩风流,如今被人废了命根子……



    曾玉强怒火中烧,偏偏此时,那两个小保镖战战兢兢地跪在门口,不停地磕头,额头鲜血淋淋。



    曾玉强找到了发泄点,对着面前的两个小保镖一人一脚,“没用的东西,养着你们有什么用?”



    保镖们知道曾玉强的残忍,忍着痛继续磕着,想求饶,但是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求饶。



    “我问你们,把阿凯整成这样的人是谁?”

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沈家的二少奶奶……”



    “苏雨?”曾玉强眯起眼眸,“我早知道阿凯会毁在那个女人的手里。——滚,都给我滚出我的视线范围之内。”



    小保镖们不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,不敢爬起,跪着倒退出房门,然则,却在退到门口的那刹,曾玉强从腰间掏出一把黑色手枪。



    “砰!砰!”



    曾玉强的脸上闪过阴狠,“没用的东西,留着干嘛?”



    闻言,一直垂眸的杨朔顿了顿手中的动作,似是决定了什么,紧紧地蹙起了眉头。



    尽管被下了止痛药,但因为是局部麻醉,曾凯的理智犹存,他还在似哭诉,似自言自语,“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生不如死,生不如死啊!爸,快一枪杀了我,杀了我!”



    曾玉强坐在床边,握住他的手,止住他的动弹,“你放心,杨朔是医界奇才,你一定可以恢复雄风!——苏雨那个贱丫头,我一定要整死她,把她整进监狱,让她像她的死鬼老爹一样,不得好死!”



    曾凯止住了喃喃,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,“不,爸,你不要对她出手。”



    曾玉强有些恨铁不成钢,“怎么,你还对那个女人不死心?”



    曾凯摇头,“不,爸,她把我害成这样,我怎么还会对她不死心?我是不甘心!我一定要让她死在我的手里,但凡反抗我的女人,我不会放过,就像是当初的安宁!”



    安宁!



    僵尸杨无法控制地手上一顿,微乎其微地抖了起来,手下的动作再也无法顺畅地继续。



    然则,心里想着如何折磨女人的曾家父子并没有注意。



    曾玉强应声着,“那个女人确实该死,不过,这个苏雨更加可恶。——阿朔,你怎么不继续了?”



    僵尸杨平了平心情,“正准备用药,老爷。”



    曾凯听了,抬眼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僵尸杨,“老杨,听说,那安宁好像暗恋你,你知道吗?”



    “……不知道。”僵尸杨垂下眼,掩去了所有的情绪。



    曾凯冷哼,“好在你整日醉心医学,那样的女人着实无趣,幸好你没和她在一起。——苏雨,哼,我绝饶不了你,蓄意伤人,就算是沈旭也保不了你!”



    可是,他错猜了苏雨的真心。



    她能够独自一人地去向曾凯报复,能够只身去警局报案,那是因为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让任何人保她。

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样,沈旭在面对苏雨的时候,一腔压抑了很久的火发了出来。



    “你就这样不相信我?你就这样逃避现实?”沈旭撑着桌子,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被收押的,却一脸无所谓的小女人。



    苏雨抬眸看他,笑了笑,“我知道,我是对你不起。不过,我不是逃避。”



    沈旭瞪她,“没错,你不是逃避,你是心死!”



    苏雨一怔,却没有否认,“或许是吧……,不过,我最想的,是赎罪。”



    沈旭有些痛心,“你有什么罪?就算你罪大恶极,你可有想过……想过那些关心你的人的感受!”



    关心她的人?



    苏雨落寞地垂下眼眸。



    没有什么关心她的人了。



    韩业成了植物人,就算醒过来,怎样也是无法过他父母那关;苏雪则彻底对她选择了遗忘……



    没有了。



    “我……是有罪的,不这样做,我心难安。——沈旭,谢谢你来看我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的感谢!”沈旭脱口而出,苏雨的淡然让他有些抓狂,他松松领带,“放心,我会把你保出去。”



    “……不,不需要。”



    沈旭不听她的,“告诉我,你把曾凯怎样了?我不相信你真杀死了他。”



    苏雨震惊于沈旭对她的了解,可是,有些事情,她坚持,“别费心思和金钱了,这牢,我注定要坐。”



    “苏雨!”沈旭对着她吼,“就算你觉得已活的了无生趣,决定自暴自弃。但是,法律上,你还是我的妻,我对你置之不理,你让世人如何看我?”



    苏雨别开脸,“找个律师来,商讨一下离婚事宜吧。”



    “休想!”沈旭体现出前所未有的强横,他不再跟她多言,“这件事,你要听我的,你也只能听我的,我现在保你出去,在这里,很难保证曾家的人使坏,他们能那样对你父亲,更有理由那样对你。”



    苏雨抿抿唇,“开庭前,应该不会。——你回去吧。”



    沈旭别有深意地看着她,良久,“苏雨,我告诉你,如果说之前我还对你留有余地的话,那么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,我不会再放开你。至于为什么,你那么聪明,相信你懂。”



    告白的话,他说不出。



    但是他清楚的知道,他想要什么。



    如果之前苏雨和韩业的两情相悦让他总是很难痛下决心的话,那么韩业的现状和韩家的反对让他觉得,上天还是站在他这一边。



    这让他怎能放弃?



    更何况,那个外表坚强的小女人,心里已荒芜得一无所有……



    沈旭连夜找了父亲。



    沈老和冷玉琴一脸严肃,更是二话不说地找了最权威的谋杀案辩护律师。



    冷玉琴心疼地险些落泪,“怎么有这么傻的孩子?”



    沈旭承认,“她是很傻,不过,现在最糟糕的情况,不是她的行为,而是她的心里。她一心想要坐牢赎罪,仅仅靠律师和我们,根本无法劝动她……”



    冷玉琴看向他,“你也做不到?”



    沈旭苦笑。



    他?



    他算什么?



    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而已。



    冷玉琴轻叹,“那她最在意的人是谁?”



    沈旭低下头,还能有谁?当然

第(1/3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本文网址正文卷 第71章:https://www.yeduxs.com/book/36384/16761045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s://m.yeduxs.com/book/36384/16761045.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