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小说 > 言情小说 > 原配 > 正文卷 第70章

正文卷 第70章(1/3)

推荐阅读: 他的小草莓 圆缺 重生之深度控制 配角 星辰恰似你璀璨 快穿之我成了男主的外挂 他最野了 楚月秦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之女主苏且甜小说 生命唯一的光尹初顾尚祺 昏嫁 穆延霆许念安全文免费阅读 御前新赐紫罗裙 小清欢 第二根肋骨

    苏雨坐在椅子上,双臂抱住双膝,蜷作一团。



    她已经不哭、不闹,身上穿着的,是沈旭的外套,里面仅着内衣。



    沈旭看着她恨不得将双臂都按进身体里,心里酸楚的啃噬更重了,他坐到她的身边,圈住她的身体,低低道,“冷吗?”



    苏雨不应。



    沈旭无力地抿抿唇,“想哭的话,别憋着。”说着,将女人纤弱的身体往怀里带了带。



    苏雨不动,依旧僵着。



    沈旭无奈。



    她这个样子,既是折磨她自己,也是在折磨他。



    偏偏,他却只能承受着这种心疼,因为他明白,她比他还疼。



    沈旭苦笑,哑着喉咙道,“原来,你真的这么喜欢他……,放心,他感应的到你的情,他会没事。”



    苏雨仍没有回应,或许,她在凝神地去倾听急诊室里所能发出的一切声音,或许,她在等待急诊室的门打开,从里面传来或好或坏的消息,她听不见沈旭的安慰,她只是在心里一遍遍地说着:活下来,一定要活下来。



    这时,韩企疯子一般地冲进医院,而他的身后,一对中年夫妇也相携着赶来,估摸是韩业的父母。



    韩企一到急救室门前,就将沈旭从椅子上揪起,“我弟弟呢,你不是耍什么花招吧,他那么乖的一个人、那么好的一个人,怎么会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

    韩企的大嗓门没有惊动苏雨,她仍是团坐成球。



    沈旭轻轻掰开他的手,“人在里面急救,你想影响他被救治吗?”



    韩业的母亲闻言,立时痛哭起来,韩业的父亲仍能保持冷静地安慰妻子,只是微抖的手泄露了他的不安。



    韩企找不到发泄口,只知道揪着沈旭的衣领,“我说沈旭,你别开这种玩笑,我和你的恩怨,不需要扯入我弟弟……”



    沈旭压低声线,重重地按住韩企的肩头,“我是这种无聊的人?——你别激动,人还在抢救,因为送来的及时,应该不会有事。”



    沈旭的语调和动作都有种无法忽视地魄力,让人不得不冷静下来。



    韩企耙耙头发,有些无措,“他……他……”



    沈旭再次重重地拍拍他的肩,“放心,不会有事。”

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

    韩企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突然传来的一阵嘈杂掩盖住他的话。



    “快、快!这儿有个急诊孕妇!大出血了,都快让开!”



    沈旭条件反射地对那堆人群投去淡淡一瞥,却不期然地看见了小许……和王妈的身影,他一惊,“小许?”



    小许也看见了沈旭,恍若找到了救星,差点就哭了出来,“少爷!苏……苏雪小姐她……”



    沈旭蹙眉,“苏雪?”



    苏雨也因为听到这个名字而恍然抬头。



    小许奔过来,“苏雪小姐从三楼上跳下来寻死……,医生说,她……还怀有身孕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什么?”饶是冷静非比常人的沈旭,也觉得心里有刹那的慌乱感,“你怎么看得人?”



    小许苦着脸,“王妈明明是看着苏雪小姐睡下才下楼的,谁能想到……,苏雪小姐是装睡,我更不知道,她怀了身孕……”



    “还站着干嘛?快去办理住院治疗手续!”



    “是!”



    有些人,是习惯了被命令的。



    小许有了沈旭的领导,很快找回了精气神。



    可是沈旭却头疼地拧了拧鼻梁,他有些不敢看向苏雨,他怕,他怕看到她那明明被伤的快要支撑不住,却要强打精神的目光和表情。



    而此时,苏雨却开口了,“苏雪……自杀?”



    沈旭低叹,抬眸与她对视,那目光果不其然地让他的心狠狠揪痛,他坐回她的身边,只手拥住她娇小的身体,“已经去抢救了,三楼跳下来,估计……不会有性命危险。”可是,他怎样也没想到苏雪会有孕,那么……当真的不会有生命危险?



    “……是吗……”



    苏雨悠悠地应了声,而后转回目光,瞅着地面。



    沈旭此时觉得,她哪怕吵、闹、哭,都好过这样的沉默,这样不可触摸的她,让他更加担心。



    他很想说些安慰的话,但是自己也觉得所有的话都是徒劳。



    空气像是凝滞。



    韩企咬着指甲,来回踱步。



    沈旭去照看苏雪的情况。



    而苏雨依旧坐在韩业的手术室前,保持之前的姿势,于她来说,守在哪个病房前,都是煎熬。



    可是韩业的父母此时发现了苏雨的诡异。



    韩父诧异地开口,“这位小姐,请问你是……”他心里猜测着,这女孩应该和沈旭的关系匪浅吧,而且,似乎在哪里见过,好生面熟,可是,既然她跟沈旭的关系不错,为什么不去看那个叫苏雪的,而守在韩业的手术室门口呢?



    苏雨抬眸,向来伶牙俐齿的她有些怔忡,颤了颤嘴唇,“我……”



    韩企忙着来打圆场,“她是阿业的师妹,跟着阿业一起做毕业设计来着。”

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韩父还在打量着苏雨,脑海灵光一闪,他终于想起来,“你……你是沈旭的夫人?”



    苏雨脸色一白,轻轻点了下头,“是。”



    闻言,韩父的眼里闪过怒气,“原来是你!”



    而此时韩母也停止哭泣,怒视着苏雨,“原来你就是那个勾引阿业的狐狸精!”



    狐……狸精?



    苏雨的脸更白了。



    韩企闻言色变,“爸、妈,你们在干吗?干嘛随便骂人呢?”



    而韩母哪里管他,直接快走两步走到苏雨的面前。



    “啪!”



    苏雨的半边脸红了,头发也有些零散。



    韩企惊呼,“妈!”说着将韩母拉向一边。



    韩母还在挣扎,“你拦着我干什么?你知不知道外面的人都怎么说你弟弟的?你们兄弟俩啥都不说,就真的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?我不相信阿业会不明事理地喜欢上一个有夫之妇!——你给我滚,滚出我的视线范围,以后不要再来招惹我家阿业!”



    苏雨抱紧了身体。



    是啊,她想得简单了。



    她以为她和韩业之间彼此有情就能够得到全世界的承认。



    可是,又有几个人知道她和沈旭只是维系着有名无实的婚姻?



    又有几个人知道韩业是她的初恋,也是她唯一的爱恋?



    无人理解。



    人们总会为表象所引导。



    在外人眼里,她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有夫之妇,而韩业,就是个给沈旭戴绿帽的……小白脸!



    年轻的她,有些任性地按着自己的意愿去生存,却不知道世道现实而可怕到如斯地步。



    她和韩业,终究太过高调。



    如今连韩家的父母都不认可她,她未来的幸福又能有几分可能?



    转瞬间,苏雨脑子里闪过种种想法,带着对韩业的担心,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耳边韩家父母的吵嚷已有些遥远。



    韩企面上挂不住,“爸、妈!你们小声点,阿业还在手术!”



    韩母不依,“我不管,我不想看见她!说不定……说不定阿业受伤就是因为这个女人!”



    苏雨差点站起,而就在此时,手术室的灯灭了。



    “咣——”房门打开,韩家的人顾不得苏雨,全都涌了过去。



    苏雨一震,却不敢靠前,只是有些无助和期许地看着被人围着的医生。



    “医生,我弟弟怎样?他好好的,对不对?”



    “医生,我儿子没事吧,医生……”



    主治医师摘下口罩,看了眼周围的男女,又扫了眼坐在椅子上的苏雨。



    “你们是病人的家属?”



    韩企有些想凑人,他刚刚明明已经表态病人是自己的弟弟,医生居然还这样多此一举。



    “是是,我是他亲哥!这是我的父母!”



    主治医师轮番地在他们的脸上又看了一遍,才缓缓地摇了摇头。



    苏雨觉得整个人都僵了。



    什么……意思?



    韩母也险些晕倒。



    韩企鲁莽地揪着医生的白色衣领,“你摇头是什么意思?你给我说清楚!”



    医生被他揪得差点窒息,“别……别冲动,病人他受伤太重、失血过多,主要是脑部被重击,脑细胞严重受震受损,现在还没有度过危险期,就算是过了,照现在的检查结果来看……,可能终身都会是植物人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哇——,阿业啊,我可怜的儿子!”韩母再也不支,哭倒在地。



    韩父也有些踉跄,韩业是他最疼爱的儿子,是他壮大韩氏的希望,如今……



    韩企不可置信地摇晃着医生,“你骗我,你骗我,你一定没有尽力!”



    医生火了,扯开他的手,“这位先生,请你冷静,我理解你的心情,但是请你不要质疑我的职业操守!”



    韩企颓废地松开他,垂下头,“对不起……”



    韩父尚算最沉得住气,握住医生的手,颤声道,“请你……请你一定要把他救活,让他度过危险期!”



    至于植物人……



    韩父垂眸,落下两滴清泪。



    痛苦着的韩家人,无人注意苏雨已软软地靠在椅背里,轻轻地摇头,不断地摇头,“不会的……,不会的……”



    上天何其残忍?



    为什么总要夺走爱她的人和她爱的人?



    难道她此生就当真如此命硬,总要将身边关心她的人克死、克成……植物人?



    她咬着唇,极力的压抑下,无法呼吸。



    突觉眼前一黑,就要晕倒,却被及时地圈在一个暖暖的怀抱里。

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耳边沉稳的声音带着关切。



    她虚弱地看向那人,沈旭好看的脸映在她的面前。



    她抖着唇,想要看清他,却发现视线越来越模糊,她知道,那些阻碍她视线的东西,是泪。



    “你说,我当真这么罪大恶极吗?”



    沈旭一怔,“你在胡说什么呢?”



    苏雨自顾自话,“既然我有罪,那么报应到我的头上就好了,为什么要报应给其他的人呢?”



    沈旭明白了,他猛地将她的头按向自己的怀里,“别傻了。”



    男人的气息带给她安心,却也刺激了她心底的脆弱。



    苏雨终于不再压抑地完全靠着他,任凭泪水沾湿他的衣衫。



    这厢,韩父也搀着韩母去对面的椅子上休息。



    韩母一见相拥着的苏雨和沈旭,怒火顿时涌起,“你们这对狗男女,给我滚,给我滚!不要再来害我的儿子!”



    韩企已无力再劝慰自己的父母。



    在场的,数沈旭最理智,他对着韩氏父母谦恭地点了点头,便将怀中的苏雨横抱而起,稳步离去。



    确实,他们已没有了立场留下。



    苏雨窝在沈旭的胸前,亦昏亦醒,思绪有些飘忽。



    她不知道沈旭要把她带到哪里,她也没有心思去想他会带她去哪里。



    然则,沈旭仅仅拐了几个走廊,小许便迎面奔来。



    “少爷,少爷!”



    沈旭蹙眉,给了小许一个警告的眼神。



    小许察觉苏雨的异样,到口的话又硬生生地吞下肚里

第(1/3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本文网址正文卷 第70章:https://www.yeduxs.com/book/36384/16761044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s://m.yeduxs.com/book/36384/16761044.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